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快熟面的記憶

我不是快熟面兒童。但是,在我小時候,也有一度覺得吃快熟面是很享受的事。

只要媽媽哪天不下廚,我就樂了,因為可以順理成章吃快熟面(賤小孩)。當時架子上,永遠只有MAGGI面,別無其他,而口味也永遠都是清湯。

沒比較過其他,天真以為"MAGGI面”就是這個味道和牌子了,直到長大后去讀書,一人在外,經過與外界的溝通和訊息,方知天外有天,原來除了MAGGI面,還有這么多牌子的快熟面,而最讓我驚艷的就是金蛋面(咖喱口味的),我可以一星期吃三天不膩(雖然媽媽不在,還是很有節制的小孩)。

吃快熟面大概都是學生們的必經經歷,不吃快熟面就枉做學生了!吃快熟面對我而言是一件很酷的事,那象征著我已變大人了,做戲不都那樣嗎?孤獨的夜,捧著一碗面看著電視機,有種寂寞都市人的意境。

我懷疑制造快熟面的廠商,都有在快熟面下咒語,一煮好的那剎那,香味四溢入滿屋,別人的碗中面怎么看都好吃,自己的飯菜則食不知味,好想問可不可以請我吃兩條,要不只好忍到明天煮來吃。

在我大學時,我遇到一個號稱“快熟面公主”的好朋友,她非常熱衷于吃快熟面這件事,而且就算是煮一碗面,也毫不馬虎,她的快熟面下足材料,蝦子、魚餅、香腸、蔬菜、海鮮什么的都不缺,務必讓自己獲得“均衡飲食”。單看賣相,還真的會被影響加入其行列。每次去超市,我就參考她吃什么快熟面,她可是非常用心地研究及品嘗不同的牌子。這種情況,一直到她的anata出現,從此她就開始山珍海味,離快熟面遠去,所以說,快熟面跟幸福的人是扯不上鉤的,快熟面只跟單身、寂寞、沒約會的人士扯上關系。

我的快熟面之路,除了早期來吉隆坡吃到比較兇之外,也真平淡無味,我是那種不太敢亂試,吃定了一種就一直吃的死小孩,間中有嘗試過一些其他牌子的(忘了),但都是吃不完就過期了,記憶中還是比較喜歡吃杯裝的MAGGI面(咖喱口味)、金蛋面(咖喱口味)、鴨面(很香、面夠Q)。

這么多年來,我已很少買快熟面了,因為不買就不會吃,畢竟快熟面的熱量很高、難消化,吃了會有罪惡感,而且人年紀大了,就要對自己負責,可是寫著寫著這一篇,突然很想去買MAGGI清湯面、金蛋咖喱面,還有超小包裝的MAGGI面,懷念兒時的滋味。(很好的藉口^^)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以前的我也喜欢快熟面,长大之后就少吃了。。。 正如你所说的“吃了會有罪惡感,而且人年紀大了,就要對自己負責”
我现在只是吃韩国泡面,其他的我都不喜欢, 因为没有那种“感觉”。
说起快熟面我好像好久没吃了,也没什么特别想要吃。。。。。

ahsher 提到...

can't agree more...

suddenly recalled this "超小包裝的MAGGI面". loves it pretty much last time. easily prepared with just hot water. hehee

think in uni period, i was quite addicted to the Indofood maggie mee goreng.. and i still very much do... just had a maggie mee dinner over last saturday nite. with lotsa other ingredient.. hehe

遠渡重洋 提到...

贊同荇式詞典所言。小時候的我,也以為快熟面只有一種Maggie面,長大後才知Maggie只其中一種品牌。但現在說到煮食時,還是會說煮“Maggie面”,而不說煮“快熟面”,儘管那不是Maggie的牌子,可見Maggie深入民心;就如我們常說“喝Milo”,而不說“喝巧克力飲料”。

小學中學時住家裡吃家裡,總嫌家裡煮的飯菜不夠重口味,夜來時味蕾總呼喚著煮包Maggie面,除了讓Maggie的清湯調味料(其實是人工化學添加劑)麻醉舌蕾,更讓一聞就滿嘴生出唾液的“Maggie香”刺激著鼻蕾。不過,媽媽有限制,只能10來天煮一次。

上了大學在外自由自在沒人管,理論上更能隨心所欲煮Maggie吃,但這時候反而盡量少吃,除了體認到Maggie的化學添加物和危害健康外,更突感一個人躲在宿舍把Maggie啦、還是“迷你面”“杯面”當晚餐的日子實在有夠淒涼。畢業後很久一段日子都沒吃Maggie了。

後來,阿公在被診斷患癌前的那段日子突然超愛吃Maggie,幾乎每天早上都要嬤嫲替他煮,而且指定是清湯的Maggie(因為阿公怕吃辣,不能吃咖哩口味)。阿公雖後來走了,但我想,在他那段狂吃Maggie的日子,會不會因為食慾得到滿足,而獲得短暫的開心呢?

贊同Maggie面是不會和幸福扯上關係的,它只是一種短暫填飽肚子,讓單身者有藉口不用去飯館或大牌檔,免除一個人在外獨自吃飯的孤單。但Maggie湯下肚,往往換來的卻是更多惆悵、口渴與飢餓。這時候,就只能狂啃餅乾或零食來填補空虛。

學會煮食後的我,已盡量不吃Maggie。就算是清粥配菜心罐,總好過整碗都是味精粉的Maggie湯料,吃過後口乾舌焦。

不管有伴沒伴,煮食的當兒,是陪伴與面對自己的最佳方式。會煮食的人不嫌孤獨,因為若感孤獨,早把滿腔孤寂化為飯菜一一吃進肚裡。

kenjo 提到...

咦,我在你部落小小登場了^^
我沒有不要臉對號入錯座吧:p

那一段日子是我2字頭里最廋的時光。。。

快,現在來我家,我煮給你吃^^

凱荇 提到...

匿名者:你說的韓國泡面確實還不錯吃,但沒有我小時候的味道,你說的是先進版的快熟面。

ahsher: the portion of "超小包裝的MAGGI面"seem like cant fulfill me now,too little!!haha~indo mee is a gd choice especially fried indo mee sold in mamak.slurp

遠渡重洋:你文筆很好吶!“Maggie湯下肚,往往換來的卻是更多惆悵、口渴與飢餓。這時候,就只能狂啃餅乾或零食來填補空虛。”正是我的心靈寫照!這是不是叫欲求未滿呵?

kenjo:除了你,沒人可以冠上“快熟面公主”的寶座了,那時你很瘦,是個時髦辣妹,有照片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