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年少情2

很快的,最美好的中學時光就這樣過了。畢業后,女孩去了吉隆坡讀書,身在家鄉的男孩會寫信或打電話給他,那些信是充電器,鼓勵着她。。。尤其是初到異地的期間,收到他小小字跡的信或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真的會開心一整天。

後來,電話少了,距離和時間悄悄地改變了彼此的關係,女孩久久回鄉一次撥個電話,大家的情誼仍在,但話題卻變少了,這也難怪,畢竟接觸的人事物都不同了。爾後,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女孩都找不到男孩,他的電話總是沒人接,訊息發出去也毫無回音,連家裏那通沒常撥,但已根植腦海的電話也沒人接聼,她再也找不到他。她以爲他只是工作忙,不習慣囘簡訊,而疏忽了這一切已是徵兆。

一直到最近,女孩聯絡上其他舊同學,才知道沒人知道男孩的下落,比較要好的舊同學說已三年找不到他,女孩才驚覺他們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這麽久遠的事情。

嚴格上來說,男孩不是完全不接電話,他曾接過她的電話2次,但是應聲的只有空氣,她喂喂了好久,電話就挂上了,她最要好的知己這樣對她,她難以釋懷,男孩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他現在在哪兒?

有多少次,夢中竟然回到中學,他的影像出現,女孩夢醒傳了簡訊給他,卻總是沒有回音,女生想起那些跟男孩相處的畫面,失聲痛哭,他就這樣消失在她生命中了。。跟他有聯係的朋友說,以男孩這樣的個性,如果選擇離開,就會封鎖了所有可能找到他的管道,也許回到了他的家鄉,過着毫無牽挂,自由自在的生活。



===========================================================
2010年(距離中四,十年飛逝)
女孩嘗試上門找他,找不着。如今唯有通過其他管道找他,她想遍了各種方法,最後想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過他的妹妹找他,他記得他還有一個小妹。幸好他妹妹沒跟他一般古怪,還有參與社交網,打了他妹妹的名字,裏邊至少有上百個同名同姓者。

她終于聯絡上了他妹妹,妹妹說,男孩如今已不是過去那個女孩所認識的人了。她說,那是很長的故事,哥哥的想法可能變了,她相信哥哥已經沒有跟過往的朋友聯係,“既然如此,何必用熱臉貼冷屁股呢?”她這麽勸女孩。

她隱約知道,男孩以宗教為事業,妹妹說或許哥哥覺得他的工作不像一般人的體面,所以也不想跟舊朋友聯絡。“傻瓜,我們怎麽會瞧不起你。”女孩心想。不過,以她所認識的男孩,他一向是個清醒,不盲從及有自己想法的人,沒想到宗教的力量會徹底改變一個人,甚至斷絕過去。她想,男孩或許真的經歷了什麽事,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舊朋友安慰女孩,至少他肯接你的電話,其他人的電話是無止無盡的篤篤聲,這證明男孩還在乎女孩,並安慰她以後想念他時,可以撥電給男孩,自個兒說完了想說的話,讓男孩知道他的朋友並沒有因此遺忘他,這也許是唯一聯係彼此僅有的方法。

女孩拿出男孩寄給她的信,他的樣子徘徊在字裏行間久久不能散去,過去的種種真的要划上句點了嗎?她很想拿着手上這些“證據”去喚囘從前的男孩,他可能是一時頭殼坏了,失憶了。

當然,那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過去的一切或許真的要塵封了,鎖在那年的17歲。

===========================================================
後記:

那段年少時淡淡的情誼,儘管過了10年,卻還是記憶猶新,每次回到家鄉,看着熟悉的家鄉道路,就想起了那段並肩走路的畫面。

如今能肯定他的確曾出現在她生命中的憑據,是那一封封的信或明信片。也許是男孩到了異地,或僅僅因爲想念而寫的信,信裏的開頭總是稱呼女孩為“荇”,信末有時會附上一些動詞,譬如very suki-da-yo的Abel。。sukidayo的意思是喜歡你。

不善表達,個性冷漠的他在一封封信裏,不吝嗇地表達對女孩的思念和鼓勵,而且只對她一人。

故事裏的男女主角從來不曾在一起過,那是女孩人生中第一段最美好,最單純的友誼,儘管不可能回到十年前,但她卻任性的希望,男孩不要忘記他,不要刪除過去的記憶。

==============================================================
想對男孩說:
我後悔,以爲你會永遠在那兒,垂手可及,而少了對你的關心,那至少我能了解你在變化之前發生了什麽事,不會措手不及。

知道你在馬六甲,很想去找你,可是我怕,怕換來的是冷漠,我怕眼前的你,變成了一個陌生人。或者我能偷偷地躲在一角,遠遠看你,至少看到你是開心的,我心已滿足矣。

選擇了宗教的你,是否已經抛開塵世,用更升華的姿態來看世俗一切?我告訴自己,在乎一個人,就應該接受他的選擇和改變。但是,心底還是不捨。迷是衆生,悟是佛,我自問仍是蕓蕓衆生,目光短淺,我當下所看到的僅是:我失去了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人。

如果刪除過去記憶能讓你開心點,我尊重你,但也請容許我這個健忘的傢伙,寫下我們的故事,讓我永遠銘記曾有這麽一個你出現在我最美好的青春歲月裏。





















1 則留言:

Myles who is mindless... 提到...

其实这样划下句点也不错,如果关系持续下去可能就不会这么单纯美丽了。哎,年轻时的我们总有这么一段回忆。。。回想起来还算漫。看了你写的这两篇,脑袋里不断播放着曹格和光良的“年少”。真的是回不去的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