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再遇变态佬

今天老板在接受我的前同事访问时,坐在后面的我收到一通号码是0302的电话,我看看号码觉得很奇怪,决定不接,对方却不罢休再度打来,第一通只听到很吵杂的声音,仿佛远处有些声音但听不清。。。

对方再度打来,我担心对方有重要事要找我,决定接听,这一次同样背景很吵杂,但清楚听到对方用像吃了很多豆沙的阿杜,加像电影里总爱故意吐气兼低沉来吓人的鬼声音跟我说了8个字:我可以和你XX吗?当下,我马上挂断电话。去吃蕉啦,老娘我心想。

对方并未就此罢休,一直不断地打来,我也不再接听,最后看了看miss call,共10通。

我说这个变态佬可真有毅力,继恋物癖的变态狂后,我在今年二度遇到变态狂。

对了,话说我怀疑那个爱偷内衣裤的变态狂是个中年华人,因为综合我屋友给我的线索,还有某天夜晚坐在车上的我,发现有可疑男子紧盯我家里,做出此判断。

回溯过去,发现我跟变态佬好像很有缘似的,中学时在商店遇过年轻斯文眼镜男,他走在我前面,手却往后伸,那么巧就扫到我的私密部位,那时还是小妹妹的我还为对方设想,他该是不小心的吧!?结果我也不敢跟我妈说,他“得逞"之后还一直紧盯我的反应。。。我不吭不响,只敢沉默不语,但是他的态度依然从容,我从他后续动作决定用“得逞”两字。

中五那年,我在短短几个月遇到3次暴露狂,三次都在上学走路途中遇到,前两次是印度人,记得第一次遇到都吓死了,早上天还未亮,又近视的我,是当他在走近后,才发现他在自慰!!!当下,觉得眼睛快要烂掉(玷污了我贞节的眼睛)。去到学校,同学都七嘴八舌说以后带剪刀旁身啦、踹他重要部位啦等“好”建议,问题是当我再度遇到时,我什么也不敢做。第二次,远处看到有一印度人坐着摩多停在路旁(车来车往的大马路旁哦)行径可疑,于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的)我打开雨伞,打斜挡着可看到他的视线,最后还是余角瞥到,他在大庭广众打Firefly(专飞国内的小型空中巴士)。

第三次是一个戴着墨镜,开着货车的中年华人大叔,他突然突然停下,对着独自走路的我露出嬉皮笑脸地发出邀请函,“小妹妹!”(这里有宝哦!〉设计对白)他边说双手边往裤裆扯,他以为会把我吓得花容失色,却不幸遇上丰富百战经验的老娘,我故作镇定地转身,做佯要进一间屋子,直到确定他离开,我才回家,这招是为了防止他知道我的住处。

一年里面连续看到脏东西,我说啊是我样子很楚楚可怜,还是我长得很能安慰人,这些嗜好遛鸟的仁兄试图让我惊惶失措(虽然最终失败)得到仅有的慰藉?

那三次后,我不再走路上学,从此都由妈妈护送、干哥哥载送平安到学校,也暂时摆脱我跟变态佬的不解之缘。直到。。。。待续

2 則留言:

hoooooong 提到...

哈!有聽過"xx年度,我最喜愛的xx歌手",想不到也有"xx年度,變態人士最喜愛的xx大獎"

凱荇 提到...

那一年,我的眼睛快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