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美人鱼的声音

“何嘉轩离奇失声”、“绝美歌声恐成绝响”,娱乐头条都大幅度的报道这则轰动的新闻,

何嘉轩是当今乐坛天后级人物,就在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晚,她却离奇地失声,只能发出嗯啊的刺耳声音,这对她的打击太大,她是靠声音吃饭的。

这几天,她每天都窝在家里闷闷不乐,医生检查了她的声带,明明却检查不出异样,可是她的声带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这令经纪人小李哥同样心急如焚。

“不如先放个假吧,你该是近来工作太累,身体喊抗议,你就好好地放个假,什么也别想,工作的事就交给我吧!”小李哥带她出道,从当时那个土土的黄毛丫头,走到了今时今日的位子,这一走就是15年,她已是35岁的熟女。

随意地翻了翻桌上的杂志,慢着,她翻回那页,里面有些字吸引了她的注意:Racha.

上网订了飞机票,她决定只身前往那地方,那个久违的地方。

10年前,她曾经到过这地方,当时她还不是舞台上闪耀的那颗星,充其量只是一个小明星,跟她同期出道的孙妍之、蔡羽苓都跑出了一片天,只有她还在汲汲营营,唱片卖得不怎么样,拍拖了3年的男友也被周刊拍到劈腿,速速斩了情丝,她决定放自己一个假,到小岛吹海风。

她听朋友说这这个小岛是近年才被旅客发现的,因还没受到商业化荼毒,岛上也没什么娱乐,是个名副其实的净土,适合让她这个长年犯太岁的人来度假,她不想见到任何人,可以的话。

飞机抵达机场后,搭了三小时的车,再坐半小时的船,才能到达那片净土呢!内心突然涌起了一阵光,她似乎感应到了唐僧当年向西取经的心情,这样想着,何嘉轩不禁对自己肃然起敬。

净土果然不负她的期望,这里有着蔚蓝的天空、湖蓝色的海洋还有神秘纯净的沙滩,构成一幅动人的画,她幻想着自己就是画里长裙飞扬的女郎,小岛上没什么人烟,她独自躺在吊床上,刺眼的阳光让她眯起了双眼。

“恭喜你,你是第100个到访本岛的游客,我能许你一个愿望。”眼前的老婆婆对她说到,何嘉轩不知何故循着小径,走到了这间简陋草屋,桌上的那盏煤灯,伴随着风的起舞将婆婆的影子摇曳地投影在石壁上,一切如梦似真。

“婆婆,请给我一把能感动世人的声音吧!我要世人为我疯狂、着迷、崇拜。”打从她出道开始,成为一个当红炸子鸡就是她的毕生愿望,不必思索太久,这就是她要的。

“这位小姐,你确定这是你要的吗?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也必须提醒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必须为你的愿望付出代价。”

当时的何嘉轩满脑子想到的就是要红,而且要成为最红的那个,其他的东西对她而言都是其次,她没多加思索就答应了这笔交易。临走前,婆婆交给了她一个印有雕刻的小木盒,嘱咐她必须在十年后,才能打开那盒子,何嘉轩昵称它为潘多拉的盒子,婆婆就是那位潘多拉。

从小岛回去后,见过何嘉轩的人都说她不同了,但却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只知道她的人气急升,唱片大卖,甚至冲出了宝岛,在欧美国家也掀起瞩目,大家都用“拥有魔力的声音”、“妖姬”来形容她和她的歌声。

“真快,10年就这样过去了”何嘉轩在心里感叹到,眼前的小岛美丽如昔,只是游客多了一些,她脸上的皱纹也如海龟悄悄地爬上岸稍息般,不同的是海龟会重返海里,她脸上的皱纹却如太阳东升西落,铁一般的定律恒久不变了。

现在是揭开秘密的时候了,捧着潘多拉盒子,何嘉轩既紧张又好奇,究竟潘多拉婆婆在盒子留了什么呢?

她双手颤抖地打开了盒子,里面放了张字条。

“十年前,美人鱼用她的声音换取了爱情,而你却愿意用爱情换取声音,人各有志本没错,我给了你们10年的期限,享有了原本不属于你们的东西,如今期限已到,你们可以选择继续这样下去,或要求退还原本属于你们的东西。”

何嘉轩闭起了双眼,好吧!就这么决定吧!她究竟选择了什么呢?我就不说了,这是何嘉轩的秘密。换成是你,又会做出什么抉择呢?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I guess she will likely choose to become back herself - just like 10 years ago.

What she have at the end is the good memory she built these few years.It is more that enough.

For the future life, She could be a blogger to share her experiance...

凱荇 提到...

haha, as a blogger like me? i like your humour ~